魏婴

爱三石弟弟,爱歌哥,爱小新、苏流,瓶邪,瑟莱,all27,霆峰,爱李喋喋,陈等等,杰伦,爱2次元,小伙伴们欢迎勾搭~_~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洛冰河x沈清秋

弟弟适合所有年下!!!
小鱼仙馆让所有白衣飘飘的仙人有了脸真的!!

b站大神的剪辑太太太厉害了

桃花诺番外

南柯一梦10

宇文玥x飞流

畏高却堕入悬崖,断了枝桠,时间催化结痂。


燕尘刚刚恢复神智的时候,他的身边只有这个一身黑衣一脸严肃的男人,他不能开口,又不能动,只好垂着眼看他。
每次针灸和治疗都是燕尘觉得最难熬的时候,那该死的针刺入穴道,疼的他满身都是冷汗,他也只能咬着牙忍着。似乎习惯了忍耐所有的疼痛,然后那个男人握着他的手。他的手握的那样紧。
他告诉他
“不必忍着”
燕尘盯着他,在脑中寻找这人的片段,想了很久很久,他的声音又传过来
“我叫燕洵,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你自小身体便不好,我们的父亲是燕北王,那时兵荒马乱,父亲为了保护你才把你送走的。”
“………”那人看了燕尘一眼微微叹气
“你回来时,我们正与大魏开战,你为了救我掉下了冰湖,忘记了一些事情”
“………”……燕尘心中疑惑,却闭了眼休息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燕洵看他摇了摇头

“……过几日就可以说话了,莫急”
“…………”燕洵看着他把头靠回去,握紧了自己的手,他拍了拍燕尘的手背
“别怕”
——————————————————
“在想什么?”宇文玥见他看着桃树许久,脱下了外衫披到他肩上,目光柔和
“秋寒露重”他说话的同时飞流转头看他 他的眼里带着失望和彷徨之色
“阿玥…”宇文玥一身白衣,墨发如瀑 脸色不似那时的苍白。
“我记得”他转过了视线,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初去青山院时,你还是个生气只会咬着嘴唇不说话的奶娃娃”
“我那时正打算拒绝老前辈的委托,只是一见到你,我便怎样都无法说服自己了”
“嗯”宇文玥安静的听着他诉说往事
“我那时留下来一半是因为心疼,另一半”他顿了顿
“是因为苏哥哥”
“你身上的味道总让我觉得很舒服很舒服,后来你长大了,他与你一样常穿浅色衣衫,与你一样害怕寒冷”他的眼眶微微泛着红色
“你越是长大 我便越发觉得,你便是他。”
“我那时晚上总是做梦,我梦见他回来了,不再是身负血海深仇的林殊,没有那么多不愿割舍,他只是苏哥哥,是江左的盟主,是在我吃了蔺晨的鸽子之后,把我护在身后的苏哥哥…”
“但是……”如梗在喉
“每一次……每一次 在梦境的最后,都是漫天的大雪,他穿着盔甲靠在石壁上,脸上挂着如释重负的微笑”
“飞流……”宇文玥揽住他不自觉发抖的身体,心痛到窒息
“然后…那个时候、蔺晨告知我,当今皇上恐怕要除掉燕北王,让我量力而为”
“九幽之时,我以朝廷的秘密作为要挟,逼迫皇上放过燕王…只是……我没想到……”他握紧的指甲快要嵌进皮肉
宇文玥皱着眉头扳开他的手指
“没想到皇上并为真的履行与我约定之事,还想斩杀与我……我赶到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宇文玥沉默着不在开口,那日飞流满身浴血的冲了进来,步伐不稳,血一直随着他的指甲低落而下,最后终于支撑不住的跪倒在地,宇文玥几乎一瞬间想要放弃一切冲下去抱住他,飞流的眼光看向他,唇齿开合。
最后的最后,燕洵被囚,飞流高烧不退整整三日,偶尔噩梦惊醒,也像置身于无法驱散的黑暗中,他抓着宇文玥的手,一遍一遍哑着嗓子说对不起。

人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 做下的决定 其事有时候也是正确的吧……

昨天和朋友聊天,那小姑娘在我印象里是个天真极了的人聊着聊着聊到感情,她的笑容突然变得不那么自然,她说她现在有一个男朋友,她很喜欢他。每天等他的微信电话生怕错过他的消息,给他买衣服,希望时时刻刻在一起,她想着各种甜蜜有趣的未来。
我问她那应该很幸福吧?
她突然就拖着腮看我,很认真的看我。
她说 她喜欢他可能是十分,但是对方并不那么想,他从来不哄他 不会主动找他 更不会关心她吃没吃饭,似乎所有的小细节他都做不到,就连吵架,他也永远很不耐烦,像是她无理取闹。她说她的天真在他眼里就是幼稚和不懂事,那小女孩红了眼睛,却还是在笑
她说 她就是个笑话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 只能说如何放不开手 那就让他彻底把你的爱消耗完吧……
然后她问我 现在有男朋友嘛
我说曾经有过……那时候任性又瞎生生错过了一个真的喜欢我的人 后悔也来不及了……

润玉真的很适合当师父呀hhhhhhh



“萧炎,这是谁呀?真好看”
“啊?”不耐烦的转头看
“你好像很不开心的……”
“呵,我高兴着呢”

萧炎内心ps
师父你为什么对别人笑的那么好看?
你没看到所有人都围上来要吃了你了吗?
啧,这个人真应该找个地方关起来 让所有人都看不到 只能见到我

(今天也是很病娇的小炎炎)

浮生辞


浮生辞(试读)

飞蓬x润玉
拉郎试试兼容



1、润玉不是天帝之子
2、天后和簌离算是比较友好的姐妹
3、小葡萄和旭凤有情人终成眷属 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
4、飞蓬进轮回,润玉下界之时他已经不知是第几世了。
5、欢乐向!欢乐向!欢乐向!







“诶?这天上之前那位战神大人呢?”
“嘘嘘嘘!你是新来的小仙吧?也不怕天帝怪罪”
“怪罪?为何”那小仙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身子靠近了些
“你说的是飞蓬将军吧,今日就要被陛下打下凡间了!”那小仙似有些惋惜
“你说什么?这这这……”
润玉没有再去听接下来的话,他只是握紧了娘亲的手,不发一言
“飞蓬哥哥……”他的声音微不可闻,簌离蹲下身看他,抚摸着他的脸
“好鲤儿,人间 未尝不比这天界好”他朦朦胧胧的点头,却还是红了眼眶
那日,是他的成人礼,天帝看他生的可爱,还在那九天之上赐了一座宫址。
许他可以经常上天陪着即将出世的小殿下玩耍。
—————————————
同日
天界第一神将飞蓬 擅离职守 险些酿成大祸!入轮回 。
—————————————
之后千百年间在不见战神风采,直到天后产子,旭凤出生,成为新的战神。
那位大人昔日的一切 仿佛被风沙掩埋的宫殿 不在有人记得亦不在有人提起。
—————————————
天上不过数十载 人间已过千年 润玉站在布星台之上 幽蓝的双眸望着黑压压的云层,这天上 似乎从未有过人情
偶尔有之 也是——连根拔除
或者当真如他所说 不如人间来的潇洒快活
润玉突然笑起来 儿时他随着娘亲上天参加寿宴,无意间、闯入一处。
那里有一颗极大的树木 也是在哪里 他第一次遇见了 ,传说中的战神——飞蓬
那人摘了头盔靠在树根处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还是个奶娃娃的润玉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那人转过了头,柔了眼色
“过来”
“……”润玉不受控制的走到了那人面前,靠近了才知道,那人那里有传说中那样冰冷严肃,他的嘴角带着些笑意
“你是何人?”
“啊?”润玉歪了歪头“我、我叫你润玉!”
“谦谦公子 温润如玉”飞蓬轻笑一下
“好名字”
—————————————————
润玉的回忆戛然而至,他摸了摸身旁蹭着自己的
魇兽,若有所思
“如今旭凤和觅儿下界历劫,不如,我也去下界玩玩”
他点了点魇兽的鼻尖,笑得宠溺
“只是,要用什么法子呢”润玉又有些沮丧,如今毕竟也是有了一官半职。擅自离岗似乎不合常理。他想了许久,最终决定去天后娘娘那里要个恩准。
“玉儿有何事来寻我?”天后正整理着手边的花束,见润玉过来急忙放下了剪刀上前拉过他的手坐下来
“天后娘娘…”润玉有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
“是想你娘亲了?”天后噗嗤一下笑起来,拍了拍润玉的手背,一脸的了然于心。
“还是旭凤不在,没人闹你了"
“……………确实……”
“所以~是想去人间玩玩?”天后看着少年站起对着自己作揖,她理了理袖子,声音低了几度
“咳、夜神大人有所不知,我也十分担忧旭凤之劫,不如请夜神大人下界看看情况”天后说的一本正经,润玉道了声好,抬头就听到天后娘娘轻轻说了句
“记得带些小玩意回来”




关于萧炎和润玉这个 看了下斗破……突然发现和我之前想的梗套用不上啊啊啊啊啊


还是说一下我之前的设定
萧炎丧母,九岁炼成九段斗气,后因某种原因天才少年伦为平庸,在又一次被嘲笑之后萧炎再也忍不住找了个地方发泄悲愤,正好遇到来人间游玩的润玉,润玉看出纳戒蹊跷,虽有疑惑但并未做什么,萧炎将他当成山上花草之灵,便常来与其交谈游玩,一次乘萧炎熟睡,润玉进了纳戒见到药老才知事情前尾 但人间之事,皆有因果 润玉又不好插手,只得陪着萧炎 并暗中给予少许灵力 让少年斗气不至于完全消失。
转眼之间七年已过 润玉不得不暂回天界,又是在放心不下萧炎 便将一片龙鳞赠与(这里的龙鳞具有强大灵力,在危难之时可以庇护萧炎,后期铺垫)
润玉走后不久 萧炎得知纳戒秘密,开始升级打怪漫漫长路。
之后打算让萧炎受个伤……润玉以心头血为引 半身修为为辅救治,后被天界查觉受雷刑。与此同时萧炎醒来,天后消除了润玉来人间的一切记忆,所以萧炎失忆……之后一次重伤,龙鳞碎,记忆复苏。
接下来就是……炎帝如何上天入地救媳妇了…………


大龙和凤凰真好呀~
小葡萄也很可爱呀
感觉大龙一生孤独太可怜了

所以来搞事情
写个萧炎x润玉hhhhhhhhh

葬仙

记梗

李逍遥(老胡版)万年前在与魔族的战役中身负重伤,小蛮(女娲后人 灵儿的孙女)为救李逍遥灵力几经枯竭,李逍遥以自己半颗心为代价将少女送入轮回,这一次,没有女娲后人,没有天下苍生,她的孩子,只是,普通人。
他打开神魔两界的通道同时,自身也化作炙热无比的忘川之水以为界。自此换来万年安乐
天界知其功德,以五灵珠之力强行扣下其一魂一魄,护养与莲花之池。
万年之后,自莲花之地诞生一少年,眉目与前战神极为相似,天界大喜,赐帝君殿,乳名子婴。
少年灵力强劲,很快成为守护天界战神,还与尚未继位的天帝称兄道弟。之后天帝继位,润玉被接上天界,前花神陨落。
几年后凤凰出生,偷跑出去玩差点被凶兽袭击,为子婴所救。

拉郎拉郎拉郎








乱七八糟的梗

旭凤坠魔 帝君羽化却落人无尽轮回








“走吧”他的身前是男子修长洁白的手指
“啊?”李逍遥的脑中有一双手交替不停,盯了许久,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了上去
“别走丢了”那男人转身就走,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万千年 谢谢你向我伸出手
如今 这只手 我恐怕一生都不会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