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

爱三石弟弟,爱歌哥,爱小新、苏流,瓶邪,瑟莱,all27,霆峰,爱李喋喋,陈等等,杰伦,爱2次元,小伙伴们欢迎勾搭~_~

浮生辞


浮生辞(试读)

飞蓬x润玉
拉郎试试兼容



1、润玉不是天帝之子
2、天后和簌离算是比较友好的姐妹
3、小葡萄和旭凤有情人终成眷属 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
4、飞蓬进轮回,润玉下界之时他已经不知是第几世了。
5、欢乐向!欢乐向!欢乐向!







“诶?这天上之前那位战神大人呢?”
“嘘嘘嘘!你是新来的小仙吧?也不怕天帝怪罪”
“怪罪?为何”那小仙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身子靠近了些
“你说的是飞蓬将军吧,今日就要被陛下打下凡间了!”那小仙似有些惋惜
“你说什么?这这这……”
润玉没有再去听接下来的话,他只是握紧了娘亲的手,不发一言
“飞蓬哥哥……”他的声音微不可闻,簌离蹲下身看他,抚摸着他的脸
“好鲤儿,人间 未尝不比这天界好”他朦朦胧胧的点头,却还是红了眼眶
那日,是他的成人礼,天帝看他生的可爱,还在那九天之上赐了一座宫址。
许他可以经常上天陪着即将出世的小殿下玩耍。
—————————————
同日
天界第一神将飞蓬 擅离职守 险些酿成大祸!入轮回 。
—————————————
之后千百年间在不见战神风采,直到天后产子,旭凤出生,成为新的战神。
那位大人昔日的一切 仿佛被风沙掩埋的宫殿 不在有人记得亦不在有人提起。
—————————————
天上不过数十载 人间已过千年 润玉站在布星台之上 幽蓝的双眸望着黑压压的云层,这天上 似乎从未有过人情
偶尔有之 也是——连根拔除
或者当真如他所说 不如人间来的潇洒快活
润玉突然笑起来 儿时他随着娘亲上天参加寿宴,无意间、闯入一处。
那里有一颗极大的树木 也是在哪里 他第一次遇见了 ,传说中的战神——飞蓬
那人摘了头盔靠在树根处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还是个奶娃娃的润玉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那人转过了头,柔了眼色
“过来”
“……”润玉不受控制的走到了那人面前,靠近了才知道,那人那里有传说中那样冰冷严肃,他的嘴角带着些笑意
“你是何人?”
“啊?”润玉歪了歪头“我、我叫你润玉!”
“谦谦公子 温润如玉”飞蓬轻笑一下
“好名字”
—————————————————
润玉的回忆戛然而至,他摸了摸身旁蹭着自己的
魇兽,若有所思
“如今旭凤和觅儿下界历劫,不如,我也去下界玩玩”
他点了点魇兽的鼻尖,笑得宠溺
“只是,要用什么法子呢”润玉又有些沮丧,如今毕竟也是有了一官半职。擅自离岗似乎不合常理。他想了许久,最终决定去天后娘娘那里要个恩准。
“玉儿有何事来寻我?”天后正整理着手边的花束,见润玉过来急忙放下了剪刀上前拉过他的手坐下来
“天后娘娘…”润玉有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
“是想你娘亲了?”天后噗嗤一下笑起来,拍了拍润玉的手背,一脸的了然于心。
“还是旭凤不在,没人闹你了"
“……………确实……”
“所以~是想去人间玩玩?”天后看着少年站起对着自己作揖,她理了理袖子,声音低了几度
“咳、夜神大人有所不知,我也十分担忧旭凤之劫,不如请夜神大人下界看看情况”天后说的一本正经,润玉道了声好,抬头就听到天后娘娘轻轻说了句
“记得带些小玩意回来”




关于萧炎和润玉这个 看了下斗破……突然发现和我之前想的梗套用不上啊啊啊啊啊


还是说一下我之前的设定
萧炎丧母,九岁炼成九段斗气,后因某种原因天才少年伦为平庸,在又一次被嘲笑之后萧炎再也忍不住找了个地方发泄悲愤,正好遇到来人间游玩的润玉,润玉看出纳戒蹊跷,虽有疑惑但并未做什么,萧炎将他当成山上花草之灵,便常来与其交谈游玩,一次乘萧炎熟睡,润玉进了纳戒见到药老才知事情前尾 但人间之事,皆有因果 润玉又不好插手,只得陪着萧炎 并暗中给予少许灵力 让少年斗气不至于完全消失。
转眼之间七年已过 润玉不得不暂回天界,又是在放心不下萧炎 便将一片龙鳞赠与(这里的龙鳞具有强大灵力,在危难之时可以庇护萧炎,后期铺垫)
润玉走后不久 萧炎得知纳戒秘密,开始升级打怪漫漫长路。
之后打算让萧炎受个伤……润玉以心头血为引 半身修为为辅救治,后被天界查觉受雷刑。与此同时萧炎醒来,天后消除了润玉来人间的一切记忆,所以萧炎失忆……之后一次重伤,龙鳞碎,记忆复苏。
接下来就是……炎帝如何上天入地救媳妇了…………


大龙和凤凰真好呀~
小葡萄也很可爱呀
感觉大龙一生孤独太可怜了

所以来搞事情
写个萧炎x润玉hhhhhhhhh

葬仙

记梗

李逍遥(老胡版)万年前在与魔族的战役中身负重伤,小蛮(女娲后人 灵儿的孙女)为救李逍遥灵力几经枯竭,李逍遥以自己半颗心为代价将少女送入轮回,这一次,没有女娲后人,没有天下苍生,她的孩子,只是,普通人。
他打开神魔两界的通道同时,自身也化作炙热无比的忘川之水以为界。自此换来万年安乐
天界知其功德,以五灵珠之力强行扣下其一魂一魄,护养与莲花之池。
万年之后,自莲花之地诞生一少年,眉目与前战神极为相似,天界大喜,赐帝君殿,乳名子婴。
少年灵力强劲,很快成为守护天界战神,还与尚未继位的天帝称兄道弟。之后天帝继位,润玉被接上天界,前花神陨落。
几年后凤凰出生,偷跑出去玩差点被凶兽袭击,为子婴所救。

拉郎拉郎拉郎








乱七八糟的梗

旭凤坠魔 帝君羽化却落人无尽轮回








“走吧”他的身前是男子修长洁白的手指
“啊?”李逍遥的脑中有一双手交替不停,盯了许久,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了上去
“别走丢了”那男人转身就走,手却丝毫没有放松
万千年 谢谢你向我伸出手
如今 这只手 我恐怕一生都不会放开了

心里难受

写个邪簇


未完

魔道祖师

个人感觉!






总觉得萧炎这个镜头很像……师姐死后
悲痛欲绝的羡羡………



“我师姐死了,我要你们全部陪葬”

p2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旭凤x李逍遥
有ooc ooc ooc

“我们见过”旭凤的脖子上已经渗出血来,他看着李逍遥眼里闪过疑惑,只用了一瞬,他猛的坐起身子也不管脖子上的匕首,逍遥眼里闪过慌张,手一松,他并不想伤到他。
匕首落地。旭凤用手护住他的后脑,嘴角笑意明媚
“小崽子!你脑袋坏掉了吗?!”逍遥恶狠狠的瞪过去
“你知道落月…”
“你舍不得,我知道”旭凤笑的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那是自然,你可是我干女儿的未来女婿…”逍遥拍了拍他的肩,完全没看到旭凤听他说完之后表情又变回苦大仇深
“………你不记得?”
“哈?我们是见过呀,你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你父皇就把你抱来给我看了”逍遥仔细想了一会,几万年前的事情,他早已不怎么记得,或者说,有很多事情,他并不想记起来
“不是……”
“那是你被烤成乌鸦那次?诶呦妈呀,那次太好玩了”逍遥一个没忍住笑出来
“小葡萄还问我要怎么吃,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旭凤看着眼前笑的开心的男人,微微叹气
“在你还是帝君的时候,我曾经”他望近他星辰般的瞳孔
“被你所救”
—————————————
“……兄长”忘川河畔发出一小声啜泣,那人发丝凌乱不堪,身上遍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远处有一只人面羊身的巨大妖兽,眼于腋下,虎齿人手,极为可怖。
那凶兽已经来到眼前,几乎同时,一柄通体发着蓝光的剑破空而来,直插入那凶兽右眼,血花四溅,耳边都是那凶兽哀嚎之声,少年蹲下身使劲捂住双耳。
“抱歉”参杂在嘈杂的声音之中,一双修长的手,将他按进怀中。结界阻绝一切声响。那人源源不断的为他传输强大清澈的灵力
“小凤凰”旭凤感到他的手抚摸着额头,他费力的睁开眼,那人一头银白色的发丝,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了。
“闭眼,莫怕 ”男人看着旭凤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他似乎有些疑惑,只能将孩子抱紧了些
“………”旭凤抱着他的衣袖,把熟透的脸都埋了进去
“饕餮,你胆子真是大了不少”男子声音沉静又温柔,似乎在他面前的不是面目可憎的凶兽
“李逍遥!!!”饕餮面目狰狞
“……诶?不用叫的那么大声”李逍遥掏了掏耳朵一脸嫌弃
“本大侠这就收了你当宠物~”
“饕……餮?”他小声的重复,紧绷的神经终于放下
“诶?小凤凰??你别晕呀!我还要拿你和你父皇换酒呀!”陷入梦境的最后 他只听到那人略带低落又不安的声音
“……”等他醒来,已是3日之后,环顾四周,他也没看到那日的男人,坐在他身边的润玉见他醒来,眼里全是满载的眼泪
“旭旭凤!”
“兄长”两人互相看了好一会 都是欲言又止
“那个,兄长,是何人送我回来的?”
“是帝君殿的那位上神”润玉把水递过去,眨了眨眼睛
“帝君殿的”
“是你一直仰慕的战神大人呀~”
“…………?阿?”兴奋到跳起来的小凤凰
只是一直到最后旭凤都没再次见到那位战神,前花神陨落,那人也跟着消去了行踪。万年之后再次遇见,他却早已忘记了前尘。

莫名其妙的段子

旭凤x李逍遥(仙剑客栈)

私设逍遥为天界帝君 比旭凤大了很多很多岁……
前世为白发 后世去到水镜灵力暂封 黑发






手指酥麻,完全使不上力,李逍遥的视线模糊不清,旭凤一把搂住已经站立不住的人
“抱歉 为了让上神待会乖一些”身体被打横抱起,
“只能用些法子了”旭凤将人抱到床上,怀中之人早以软了身体 做不了反抗,只能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瞪着自己
“旭凤”和在天宫时不同,那人穿着黑红的外衫,眉宇之间早已没了那时的天真
“你一人前来 我倒是没想到”旭凤解开腰带,斜眼看着李逍遥多变的表情
“………你要睡觉了吗”旭凤脱衣服的手一顿 突然欺身压了上去
“美人在塌 自然要先做些事情的”旭凤看着他张大的瞳孔 玩性大发
“上神 ”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呢喃
“可享受过极致的欢愉”
“胡闹!”李逍遥使了全力推开旭凤 用力过猛放反倒划伤了自己的手 旭凤本就是逗逗他 却看到李逍遥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旭凤有些想笑
“你的灵力被压制了 自然不会愈合”
“………出去”他的语气冰冷,旭凤冷笑一声去抓他的手腕,那人慌张的把手藏到身后,全然没了刚刚的冷静
“乌鸦乌鸦!!……”旭凤的压着他的身体,听着他的叫法黑了脸,一只手死死制住了他的手腕,修长的手指上小小的划痕还冒着血珠
“一点小伤口罢了,上神如此怕疼?”旭凤听说过这小帝君怕疼,但是只是这一点伤,未免太娇贵了些,
指尖温热,李逍遥看着旭凤含住了他受伤的指尖再也顾不了其他 强行提了灵力把人震开,翻身将旭凤压在身下
“呵”旭凤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含住了他的指尖,大概是这小帝君炸毛的样子太过于有趣?
强行使用灵力 李逍遥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震得疼痛,手中的落月匕首都快握不住,将口中的血腥咽下,他的神色倒有点当年战神的样子了
“至阴之体”旭凤握住颈间的匕首
“万年间无人知晓,上神好手段”
“并不是”手上用力,李逍遥唇角上扬
“只晓得 ”他顿了顿
“都死了”

帝君殿的小主人 天界的两位殿下都要称呼一声上神
几万年不曾下界 ,前花神香消玉损,小帝君那日之后消声灭迹。接下来的百年间,留言不断,天帝四处寻找未果,恰逢二殿下涅槃重生,跌落水镜被小葡萄所救。当年的战神旭凤也只是在孩童时有幸见过一次,倒是小帝君一眼认出这并非乌鸦而是只被烧焦的凤凰 后来小葡萄为救肉肉请求旭凤带他上天 ,帝君算了算 锦觅情劫将至 便跟着一同上了天界

帝君:小凤凰都那么大了 ,一点都不可爱!

旭凤:………